關閉

pp电子琴琴谱: 臺州灣區地理行:穿越黃巖與路橋的枇杷之路

2019-05-27 09:03:22  來源:臺州晚報    作者:陳劍

pp电子什么人玩的多 www.gjjil.icu

老黃椒路邊的民居

東岙村古戲臺翹檐

唐家岙村老街

隱居寺

立夏前后,枇杷長勢喜人。

在臺州城區,有一條約數十公里的枇杷之路,呈倒U字形貫穿于黃巖與路橋之間的古道上,根據我騎電瓶車走訪的印象,它起于黃巖江口街道白石王村,一路自北向南,再從北向南回繞,到達路橋桐嶼街道小稠村——中國枇杷之鄉,進而延伸到黃巖南城街道橫山頭村。

這條長長的古道上,沿途分布著枇杷樹,此時正是采摘枇杷時。

這樣的枇杷之路,途中還分布著諸多留存的古跡。

立夏前,我從老黃海路出發。

黃巖江口街道白石王村域被兩條馬路分割,三分之二的村地在老黃海路以北,部分村域與位于82省道(又稱黃海公路)以南的山下郎村銜接,這一帶留有小部分枇杷樹以及臨于路邊的零星老民居。我在一處種有枇杷樹前的庭院前停留,兩位老人坐在石板屋前做手工活。

南下之旅已開啟,在新黃海路與通往山下郎村的十字路口,作為白石王村的南面入口,兩邊各立一處城雕,一處是石雕,標有書法家陳文天題寫的“白石王”三字,另一處城雕標有“東魁楊梅之鄉”字樣。不遠處隱現一線峰巒,為兩座名寺,一處名為隱居寺,另一處在山腳下,叫寶相寺。

從狹窄的古道變為泥石鋪成的機耕路,到已成雙車道的硬化水泥路,大約行至兩三里到達山下郎村。此村分為上郎、山下周、唐古等四個自然村,原散落著石板屋群,近年因拆建所剩無幾,山下郎留有古驛站(路廊),一條單孔石拱橋叫紹興橋,呈東西走向,是黃(巖)海(門)驛道的主橋梁之一,也是黃巖現存最早的單孔石拱橋之一。橋始建于宋乾興二十五年(1046),元延佑四年(1317)、清乾隆五年(1740)、清嘉慶八年(1803)重修。上世紀80年代公布為黃巖縣級文物?;さノ?。東西走向的東官河段橫亙在村莊中,在山下郎臨于二環線入口,還保留一座南北走向的石拱橋,與新橋利民橋并行。

縱向穿過內環線,到達洋頭村地界,此村留有一條東西走向的黃海路便道,后來我發現繼續向南走,這樣的便道幾乎每村皆有,這些小道也是古道。在洋頭村馬路邊,我看到立有一個“路長公示牌”,標有“洋頭—東岙”,這是黃巖白石古道的始終線。

從洋頭村過境,一條三岔路口,其中向西是通往白龍岙村,這是古道的分岔線,向東盡頭,只能上山路了,通往丫髻巖,向北有一條便道通向黃巖城東,后者是抗戰時期避亂的另一條重要古道。

繼續向南是坦洋村了,路邊有小微型的菜場,這天只有幾家攤販,出售日常最簡單的蔬菜魚肉,此村現改名為東魁村,與另一村東岙村合并為一村,村部設在東岙村,合并之名的村名取自本地特色東魁楊梅。在坦洋村,枇杷樹分布在村舍前后,一位農婦在屋前采摘桑葚,請我品嘗,我拈了一粒,甜中帶酸。

我折向古道向東分岔小道,進入林家岙村,路邊果農正把成熟的枇杷裝籃,停了一輛待裝運的大卡車,一位果農告訴我,一小籃的枇杷售價100元。進入村中心,幾位農家大伯大嬸正在樟樹下歇息聊天,我看到最大的一棵樟樹標有200年樹齡。此村與白龍岙合并成景苑村,村東修了一條硬化水泥路直通丫髻巖——與九峰相鄰,也就是說,有兩條古道可通。

東西方向走訪后,最終我得回到南北中軸線上,行至黃巖地的南端——唐家岙和東岙村。

唐家岙是個大村,一位年長者告訴我,此村有1600多人口。唐家岙村有條折角形的小溪,把村域分成兩半,村民主要聚居在溪南,這個村分布著諸多古跡,留有一條短短的老街,還有一處體量中等的管氏四合院位于村中心。我在村莊中騎走,沿途不時遇見采摘枇杷歸來的村民。

東岙村有一條路通往椒江,而真正與路橋桐嶼交界地則位于唐家岙村最南面,這就是所謂的白石關,前方一座山叫白石嶺。明

嘉靖三十八年(1559)五月四日,這里譜寫了當地軍民浴血奮戰倭冠最終大獲全勝的篇章。2007年5月,古驛道被臺州市人民政府公布為市級文物?;さノ?。

這一帶造了兩個隧道,還未正式通車,但有小型車輛和騎車者通過。我騎著電瓶車開亮車燈,在陰涼的長洞中穿行,到了另一洞口,一位老伯在值守,崗亭邊上幾只雞在走動。

我進入路橋地界,周邊是埠頭塘村,普福寺臨于東門,建有五塔,是路橋文保單位。村口通311路公交車,始發站為小稠村,終點在路橋城區,這是一條長長的貼著山腳下的村道。埠頭塘村分布著小湖和水塘,兩位年輕人在古拱橋與現代大橋并列的湖邊垂釣,這一帶被稱為飛龍湖生態園區。在涼溪村,涼溪古道全程由大小石塊鋪疊成路,此地作為臺州綠心區塊之一。

正是午飯時間,我在埠頭塘面食店吃了炒米面,加了一碗骨頭湯。飯后,我繼續自北向南行,路過鹽岙等五個村莊,才到達小稠村。小稠村的地名富有詩意,這里是臺州枇杷交易最大的一個市場,再向南進入另一條黃巖地——橫山頭村,此村在104國道沿線,此時也正在進入火熱的枇杷交易中。

從清晨到近下午2時的騎游,這條長長的枇杷古道讓我此次的地理之行意猶未盡。

責任編輯:陳玲波
相關閱讀